第005章 偶遇陆大姑娘
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

????池长庭无奈地笑了笑,拉了拉缰绳,正要朝她靠过来,目光忽然定住——

????池棠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,一行人马正从北面不疾不徐驶来。

????马车三辆,随行六人,既朴素,也普通。

????“爹爹认识?”池棠收回目光问道。

????池长庭也只是多看了一眼而已,此时已经催马到了车窗边,语气随意地答道:“不认识。”

????池棠没有怀疑,随口道:“他们好像也是要进城……是外乡人吧?”仆从的装扮跟本地的略有差异。

????池长庭“嗯”了一声,又看了一眼:“应该是淮南以北。”

????说话时,双方在岔路口相遇,都停了下来。

????都是要进城,就要走同一条路,同路,总要分个先后。

????那一行人没有什么特别的标记,而池棠这边明显排场更大一些,作为外乡来的,直接让路也是应该的。

????对方也很懂事,派了人过来招呼:“我家主人是吴郡陆氏长房长女,愿请郎君先行!”

????陆大姑娘?

????池棠惊讶地往第一辆马车瞄了一眼。

????车门严实,什么都看不出来。

????这么巧?竟然路遇大归的陆大姑娘!

????池长庭这边是展遇在答话,池棠便唤了池长庭一声,道:“爹爹,我去同陆大姑娘打个招呼吧?”

????陆氏是吴郡第一姓,陆氏的老夫人做过当今陛下的乳母,如今被封作燕国夫人,燕国夫人的独女又进了宫,被封为淑妃。

????池棠最好的朋友陆子衫是陆家长房的小女儿,也就是眼前这位陆大姑娘的亲妹妹。

????说亲也不算亲,陆大姑娘是原配嫡出,陆子衫的阿娘却是继室,两人是同父异母,陆大姑娘足足大了陆子衫十二岁,陆子衫还没开始记事,陆大姑娘就出嫁了,两人可以说是一点感情都没有。

????池棠记得陆子衫并不喜欢这个姐姐,直说她脾气古怪,连带着池棠对陆大姑娘也没什么好感,在那个梦里,她没有见过陆大姑娘。

????但不管怎么说,以他们家和陆家的交情,在路上遇到陆大姑娘,她理应上前打个招呼。

????池长庭没有同意:“你还病着,不必拘泥——”转向陆大姑娘的仆人,“我与陆家大郎素有往来,你家主人算是我的晚辈,既然遇上,理应照顾几分,让你家主人先走吧!”

????仆人道了声不敢,又回去请示。

????片刻后回来,恭敬拜谢。

????重新出发。

????池棠趴在窗口望着前方,感慨道:“爹爹跟陆大姑娘跟熟人似的。”

????池长庭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。

????轻咳一声,若无其事问道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????“我以前见过人家让路,先互报来历,然后叙话,接着让来让去一刻钟,谢来谢去又是一刻钟,足足耗了半个时辰才重新上路!”

????池长庭惊讶道:“他们让路让了半个时辰?”

????池棠用力点头:“是啊!她们都太客气了!我还以为你和陆大姑娘也要客气一下,没想到你们都挺爽快的!”

????池长庭抽了抽嘴角:“人家让路让了半个时辰,你就看了半个时辰?”

????池棠脸一红,小声说:“我就想看看她们究竟能让多久……”

????……

????回到家里,池长庭一直将她送到锦年院门口,又嘱咐了一通,才匆匆离开。

????池棠在画屏的搀扶下往里走,没跟着出门的几个婢女便围着她关切问候。

????池棠嗯嗯啊啊地应付着,目光却落在唯一一个没有开口的女孩子身上。

????女孩儿瘦瘦小小,十一岁的年纪,看着却只有八九岁,长相也比较普通,看着沉默又怯弱,被动地让人拉着手跟在池棠身旁。

????池棠身边的婢女都是池长庭一再筛选过的,个个相貌齐整、身体康健、笑容阳光,像这样的小姑娘,绝对不可能被选中。

????但秋光不一样。

????她是池棠奶娘的女儿。

????梦里的前世一直被池长庭否定,池棠觉得自己需要找一些证据。

????比如秋光。

????池长庭摇头失笑:“今天不怕晒了?等会儿日头可就起来了!”

????池棠娇娇道:“那爹爹过来点,替我挡着日头。”

????甚至她期盼了三年的夫君,也不独属于她一人……

????池棠越想越心酸,索性坐起,掀了帘子往外看。

????一般男子骑马护送女眷时,多是走在前面,但池长庭却习惯走在右侧,因为池棠习惯坐在马车内的右侧,只要她掀起帘子,一眼就能看到他。

????池棠笑着“嗯”了一声,将车帘挂起,趴在窗边,痴痴望着池长庭。

????马车还在,吴郡还在,爹爹也还在!

????真好!

????真是神仙一样的日子!

????在吴郡,在爹爹身边,一直都是过的这样堪比神仙的日子。

????她虽自幼丧母,却有一个最好的爹爹。

????他骑着一匹足有她一人高的枣红大马,身姿俊挺,曦光温柔洒落,好看得不像话。

????“闷了?”他转过头,唇角含笑,“再一刻钟就到了。”

????只是到了京城后,她因为要守孝,用不上马车,就充作池府公用了。

????在吴郡,她是池太守的独女,可以有许多专属的东西;但是在京城,她只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孤女,再没有什么是只属于她的。

????也怪这马车太舒适……

????池棠懒懒地往画屏怀里一靠,阖上双眸,满足地轻叹一声。

????她见到的爹爹,会握着她的手写下她人生中第一个字,会不厌其烦指点她弹琴的指法,会每日下衙回来陪她吃饭,会亲自挑选过问她每一季的衣裳。

????甚至连她现在坐的马车,也是爹爹亲自画图、亲自督造,既舒适又好看,她第一次乘坐这辆马车赴宴的时候,别人家小姑娘都羡慕哭了。

????后来她去京城也是坐的这辆马车。

????他才动天下,曾写出万金难求的行书,也曾弹奏艳惊御座的琴曲;曾文章风流,引得京中纸贵,也曾伴驾秋猎,一箭双雕得赐锦裘。

????不过这些池棠都没见过,只是听别人艳羡神往地提起。

????六月十六,回城。

????马车碾着晨曦悠悠前行,车轮滚动的骨碌声透过帘子传入池棠耳中,催人入睡。

????她的病还没好透,一早起来精神了片刻,被马车一晃,很快就困倦了。

阅读东宫藏娇最新章节 请关注完美小说网(www.22pq.com)



随机推荐:夺舍之停不下来金丝雀[重生]猎赝都市之无双战神无限娇宠吃软饭的正确打开方式
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
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